您好,欢迎来到天科学堂

自主招生,自主招生条件

网站首页 | 收藏本站 | 报名热线:400-1086-885 | 官方QQ群:158280057
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交流 > 高考交流
高考交流
史上最牛的县级中学:60%农家孩子上大学!背后的辛酸太多人体会不到......
点击:76次,时间:2018-11-07 09:43:44

导读

一个小小贫困县的一所县级中学,80%的学生来自农村,每年却有30多名学子考取清华、北大,上千人走进985、211高校,而且高考状元频现,不得不说,这所学校真是神一样的存在。有人说它是寒门子弟的“造梦工厂”,也有人说它是背离了素质教育的“高考加工厂”。探其成功的背后,一路辛酸是诸多优越感超强的城市中学难以体会到的.....


七年考取清北超200人,全国县中无人能及


众所周知,河南是我国人口过亿的大省。庞大的人口数量也给每年的高考升学带来了巨大压力,特别是考取清华北大等重点高校的竞争可谓激烈。2018年,河南省普招本科在争取到扩招近万人的情况下,最终从98.3万高考生中录取33.7万人,其中:本一批9.2万人。换句话说,100个学生中只有34人可读本科,9人可进重点院校。


惨烈竞争背后,豫东平原某贫困县的一所县级中学异军突起,近年来考取清北人数、本科上线率等多项指标,占据全省乃至全国首位,被网友惊呼为“史上最牛的县级中学”——她就是郸城县第一高级中学。



相关数据显示,郸城一高连续7年考取清华、北大217人,位居全国县级高中第一,每年考取人数超过30人,在河南省内高中实力排名仅次于占全了天时、地利、人和优势的郑州外国语学校;各批次上线人数实现十二连增,每年本科上线七、八千人,占全市20%以上。2018年,朱笑寒同学以707分的优异成绩夺得河南省高考理科状元,37名学生考取清华北大,位居全省第二;文理科600分以上人数754人,位居全省第一;一本上线2948人、二本上线5219人,均位居全省第一。


(注:相关数据来源于网络)


“郸城一高现象”:80%农村孩子走出“梦工厂”


与郑州外国语学校、人大附中等诸多知名中学比起来,郸城一高办学可谓寒碜——既无值得炫耀的“爹妈”,也没值得一提的地理优势,更没有令人垂涎的全省、全市优质生源,城市中学擅长的学科竞赛、自主招生之类的捷径,对他们来说像极了“奢侈品”。


该校学生80%来自农村,很多是留守少年儿童,还有大部分是“贫二代”,即便偶尔招收到外地学生,也与本县生源大体差不多:小县城的中低收入家庭和农村家庭。而郸城县每年考上大学的学生中,却有7成以上来自郸城一高,考取清华、北大几乎清一色出自该校——2018年郸城县本科上线1.1万人,郸城一高就有8100多人,占全县的73%;2012年河南省高考理科状元陈威、以全省第46名考入清华大学的张朝阳等,这些学生都是离家几十里跑路上学的农村孩子。


这些最底层的学校和学生,却创造了数百人上清华北大、升学率高达90%的惊艳成绩,催生了令人瞩目叹奇的“郸城一高现象”,郸城一高也因此被老百姓称为“穷孩子的梦工厂”。



铁路、高速、国道“三无”,却量产“大学生村”


说起郸城一高,就不得不说孕育了这所牛校的郸城县——位于河南省周口市,典型的传统农业小县城,经济水平落后,河南省级贫困县之一。最让人不可思议的是,该县竟是河南省内唯一既不在铁路线上,也不在高速公路上,甚至不在国道上的县。都说要想富、先修路,郸城县却几乎成了“无路可走”。


2017年,郸城县GDP仅245亿元,财政预算收入10亿元,农民人均收入1万元。位于邻近地区漯河市的中国最大猪肉食品企业——双汇公司,同年上半年营收就达到240亿元,利润总额更是郸城县财政收入的近4倍。


一般来讲,教育水平与当地经济发展水平成正比。而作为经济“困难户”的郸城县,却反其道搞起了“富”教育。该县每年逾1.2万名高考生,70%考上大学,其中农村家庭孩子占到60%以上,这在全国都是很了不起的升学比例,更是河南省内考取清华、北大人数最多的县。大批的农家孩子从这里走出去,也催生了于寨、信寨、刘小集、李小楼等一大批“大学生村”,比如离县城30多公里的贫困村——秋渠乡于寨村,总共580多户人家中,近10年来竟考出了包括清北生在内的289名大学生。


成功逆袭秘笈——官民联手“全民挖根”


当地经济的落后,使得人们通过知识改变命运的意愿非常强烈。郸城学子们早早就被灌输了只有学习才能走出农村的观念,高考成了这些小城青年最后的逆袭机会。


苦教苦学,只能靠“裸分”取胜


曾有媒体采访过郸城一高考取北大的学生,问他成功的秘密是什么?他说了两个字:吃苦!由于家庭没法提供更多的学习条件,郸城一高的学生参加高考升学,几乎只能靠“裸分”取胜,城市孩子再熟悉不过的培训班他们几乎从未参加过,最大的培训机构就是自己学校,师生全靠苦读、苦学、苦教出成绩——


比如,他们的作息时间表精确到分钟,每天学习长达14小时,比郑州一般的高中每天要多学习3小时左右;基本上不过节假日,每月固定休息两天;“考试多、密度大、集体刷题”是常态,各种规范练、限时练、模拟练、加强卷、仿真卷每天都有,每月考试高达70多场;熄灯之后不睡觉,拿出手电筒挑灯夜读是寝室“最亮眼”的风景。时间紧、压力大的还有老师,他们经常“一手拿着馍、一手改着卷”......

值得一提的是,近年来国家越来越重视农村娃考学问题,少数优秀学生也能通过自身努力,争取到国家各类专项计划指标,成功考入心仪的学校。如2016年,郸城一高就有17名考生因国家扶贫专项计划走进了清华、北大等高校大门。


全民挖根,大搞“教育扶贫”


“一个贫困家庭如果能够培养出一名大学生,基本上就挖掉了这个贫困家庭的穷根子。”郸城县县委书记罗文阁说,越是贫困县,越要优先抓教育。她们相信,搞好教育不但能从根子上扶贫,还能为今后经济社会发展积蓄力量。


基于这样的认识,郸城县委、县政府把教育摆在优先发展地位,在教育投入上毫不含糊:每年确定3—4件教育实事列入全县重点工程,重大问题书记、县长亲自研究解决;全县教育投入占到财政支出30%以上,高出省平均水平10多个百分点;每年支教教师、新招录教师80%以上分配到农村学校;明确农村教师绩效工资高出县城8%......


更难能可贵的是,郸城县形成了全社会捐资助学的风气——政府、学校、企业联手帮扶贫困生。郸城县学生资助中心,四年来先后资助各阶段学生16.3万人次,拨付资助金1.9亿元;万洋国际、仙城圆梦基金会以及各地商会等一批社会力量每年拿出上百万资助大学生;于寨村专门设立“村级教育基金”,本村孩子考上大学最高奖励5000元。


对于这个GDP干不过一家企业的贫困县来说,官方与民间如此志同道合“飙”教育,不能不说是郸城学子的幸运。


网友互撕:“魔鬼训练” or “戴着脚镣跳舞”


美国《纽约时报》曾经这样讥讽过中国落后地区的高考现象:“在某个偏僻的单一产业城镇,他们出产了一批批心无旁骛的应试机器,就像其他一些专门生产袜子和圣诞饰品的中国乡镇一样。”


围城之外的绝大多数人,对于此类应试教育大多持批判或冷嘲热讽态度。


他们认为,郸城一高、衡水中学、毛坦厂中学之流就是残酷的“高考加工厂”,它们的存在加重了升学应试竞赛,破坏了基础教育生态,剥夺了学生自由成长、个性发展的空间。也有网友表示,真正的“牛校”,应该看它所有学生在知识情感、意志行为等多方面的发展。



当然,这些观点也被不少网友纷纷怼了回去——“臣妾不服!!!”



世界纷纷扰扰,命运颠颠倒倒。应试教育、素质教育之争,高考公平和城乡教育均衡发展,可能是我们这个时代需要切实解决的课题吧。亲爱的小伙伴们,你们有何感想呢?


本页标题:史上最牛的县级中学:60%农家孩子上大学!背后的辛酸太多人体会不到......
本页网址:http://www.goodedus.com//news/view.php?id=15244&type=15
信息原创:自主招生自主招生条件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goodedus.com/